桃花 · 缘

点墨
点墨
点墨
1
文章
0
评论
2020年4月6日13:58:15
评论
2,792阅读7分25秒

愿守千年 相思 ,只为君心无忧。

是夜,一道似有若无的女子哀泣声自远处传来,凄凉婉转,似低声细语,又似夜莺轻啼,声声动人心弦。

“司徒兄,天色已晚,还是早些休息为宜。”

身后的一道声音惊醒了正神色迷离向桃林深处前行的司徒南,待他回过神来时,耳畔却是半分声音也无。

司徒南定了定神,随即疑惑地转身,见身后立在桃树下的蓝衣男子,不由得轻笑出声“楚兄可是入夜后从不外出的,怎的有如此雅兴,莫非这十里桃花坡的桃花,将楚兄的魂儿都勾来了不成?”

“只怕勾来的,是司徒兄的魂儿吧。” 男子似有所指,轻笑出声,左手信手捻起树上的一朵桃花,放在鼻间轻嗅“司徒兄可曾听过这十里桃花坡的传说?”

传说?司徒男眉头轻皱,深色中略带一丝疑惑,轻轻一拱手“还望楚兄赐教。”

“传说,在千年之前,这里只是一处荒野,并没有名字,一位书生来到这里,将这里更名为蓁坡。”

“蓁坡?”

“诗经中‘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’的蓁。" 男子轻轻仰头,目光微暗“那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书生,名为邵华。邵华家境十分殷实,却不喜金银、不爱权势,将自己诺大的家业抛给自己的庶弟,独自搬来了此处。”

“邵华十分喜爱桃花,不仅喜欢 桃花 的轻郁雅致,更欣赏桃花的宜人之姿,便在这里栽种、移植了一株株 桃花 ,且将自己的居所命名为桃花筑。”

“仅仅数年光景,这里就从当初的荒坡变成了十里 桃花 坡,当时曾轰动一时,名扬四方。一个桃花妖灵听说此事后,满心好奇地来到了这里,她想看看如此酷爱桃花的凡人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,拥有着怎样的一颗心。桃花妖灵来到此处后,化成凡间女子接近邵华,却没有想到,自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邵华。”

“就在妖灵准备袒露心迹的前夕,却意外得知了邵华如此酷爱桃花原因,原来邵华来到这荒坡是因为深爱的一个女子,因为他曾许她十里桃花,但是那女子已经不在人世了,而他,则决心完成对她的承诺,为她绽放这十里桃花。”

“妖灵绝望了,她看着邵华娓娓而诉的深情,看着邵华眉宇间的憔悴与哀恸,无能为力。她知道,她抚不平邵华内心的伤痛和孤寂,因为她努力了许久,入得了他的眼,却入不了他的心。她再怎么争,也争不过已逝者。就在她黯然准备离开的时候,蛇妖出现了,蛇妖修行千年,为祸四方、嗜血成性,她看中了邵华,想要吸取邵华的血精与魂魄,桃花妖灵与其大战了一场,但是由于实力悬殊,最终桃花妖灵还是败给了蛇妖。”

“就在蛇妖想要想要吸取邵华血精与魂魄时,桃花妖灵以自身本体为祭,以十里桃花为媒,结为禁阵,封印了蛇妖。就在封印蛇妖的同时,桃花妖灵也再无力维持人形,化为妖灵。"

“后来呢?” 司徒南听得入神,不知为何,想到此情此景,心中竟涌起一股悲意与怅然。

“桃花妖灵灵力散尽,不能化为人形,只能附灵于阵法,像一个过客般看着邵华悲、喜、哀、恸,看着他老去,离世。她守了他一生、爱了他一世,却无法伴他一世同行。就这样,她看着邵华一次次转世,一次次与她幻成的桃树擦肩而过。时间流转,已逝千年。”

“然后呢?” 司徒南见楚晨久不开口,便不由得追问道。

“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一个传说而已,司徒兄何必当真。” 楚晨轻笑,手一抖,啪地一声打开折扇轻轻摇动。

一股清幽的桃花香气袭来,司徒南恍然间仿佛看到一个绯色衣衫的窈窕女子立在桃树下轻笑。

司徒南摇了摇头,自嘲般轻笑,刚刚自己真的是沉浸在这故事中了,看来他真的需要休息一下了。

想到这里,司徒南轻抖衣袖,伸手拂落肩上的花瓣 “多谢楚兄赐教。夜已深了,楚兄也早些歇息吧,在下告辞了。” 说罢一拱手,做了个揖,便转身离去。

树下的男子定定地看着离去的背影 ,半响,才回过神,纸扇轻合,化作一支桃花,而树下被称作楚兄的蓝衣男子身形模糊、变淡,化成了一个身着绯色衣装的窈窕少女,少女肤色胜雪,面容姣好,只是眉间带着一缕怅然和隐隐的哀伤。

“难怪你从沉睡中苏醒,阻止我迷惑他,原来他是邵华的转世。”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。

绯色衣衫的女子眉头轻皱“奴曳,已经千年了,你还不死心?!”

“死心?!哼,你为了个卑贱的凡人拼死封印我千年,你叫我如何死心?!桃然我告诉你,就算是拼得个鱼死网破,我也必定会冲出去,亲手杀死这卑贱的凡人,并将这一地域的凡人屠戮干净,片甲不留,方能抵消我心头之恨!”轻佻的声音骤然变得尖锐,带着无尽的凌厉于愤恨。

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。” 被称为桃然的女子一脸淡然,随即身形虚化,隐入桃树内。

“不会?哼!这封印已过千年,你本体所化的灵力已消耗无几,桃然,我且看你凭什么再封印我千年,我修炼已大成,成就无上血妖之体,我有的是时间陪你耗!”

话音未落,桃林内骤然风起,十里桃花破内桃树皆随风摇动,抖落无数花瓣随风旋转、飘摇,将女子疯狂、肆意挑衅声皆数隐于林中,夜晚再次归于宁静。

次日清晨,一架马车自桃花坡下的客栈驶离,乡间小路崎岖难行,马车随着逶迤小路轻摇慢晃,将里面的人摇得昏昏欲睡。

“司徒兄怎的如此没精神,莫非昨夜被 桃花 妖勾去魂儿了不成?!” 马车内一男子轻笑揶揄道。

司徒南听到这似曾相识的话语,双眸轻弯,轻声笑道“实在是楚兄昨夜讲的故事太过于精彩了,以致我昨晚没有睡好,不知这个故事楚兄是从何处听得?"

“故事?什么故事?我昨夜并未出门啊。” 男子一脸莫名“莫非司徒兄是睡糊涂了不成?!”

司徒南顿时一楞,双眼盯着对面的男子,见男子神色不似作伪,顿时皱眉思量起来。片刻,男子释然一笑“也罢,真真假假,庄生梦蝶,也许,我昨夜是遇见自己的那只蝶了。”

说罢男子将视线移向车窗外,道路蜿蜒,桃花依旧,而在 桃花 深处,落花飞舞间,仿若有一绯色衣衫的女子淡然轻笑,挥手送别。

静静去爱,去感受

0 0 投票数
文章评分
继续阅读
慕九最后更新:2020-4-23
点墨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4月6日13:58:15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younisuoxiang.com/mujiu/peach-blossom-edge.html
“菀菀类卿” 慕九

“菀菀类卿”

我对她不是一见钟情,从怜悯到喜欢,用了三天时间爱上了她。 或许有人会问三天的时间太短,但只有真正懂得人才会明白,对注定要爱上的人而言,一眼就足够了,何况是三天。 ——容垣 《华胥引》 从不喜欢到...
影 慕九

小时候小朋友喜欢踩影子,小朋友的世界永远天真可爱。年少的爱,是刻在骨子里的,谁也替代不了。后来你遇到了别的人,他们都是影子,走的越远,影子拉的越长。   春夏秋冬,风雨霜雪,一个人的青春会经历...
梦归处 慕九

梦归处

你 少年 时代喜欢的那个人,后来怎么样了?n刷《匆匆那年》,我发现:亲情、友情、爱情是青春最好的模样,我们最初的目标,就是想守护重要的人。可是正因为走的太远,好多人就忘了为什么出发。每个人都可能是陈寻...
小笨蛋 慕九

小笨蛋

老天爷喜欢 小笨蛋 ,所以不太聪明的人总是有很幸运的时候。 上帝咬过的苹果 每个人都是上帝咬过的苹果,如果你总觉得自己失去的比别人多,那是因为上帝格外喜欢你,你这个苹果上帝咬得很大,上帝是更喜欢你...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